石家莊二中實驗學校官網

【校長推薦】用精神的成長創造使命的精彩
作者:于漪
發布時間:2014-12-28 00:00:00 點擊次數:3305

用精神的成長創造使命的精彩

來源:《人民教育》2014年第21期

作者:全國教書育人楷模,特級教師 于漪

當前,在價值多元、文化多元背景下從事語文教育的艱巨性和復雜性前所未有,如何應付?如何破解一道道難題,促使語文教育健康發展,有效提高質量?《道德經》中說得好,“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我以為,關鍵在“自勝”,在切實錘煉我們這支隊伍。我們這支隊伍需要提升,特別需要精神成長。

習近平主席今年教師節情真意切地對教師提出殷切期望,要求教師“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實學識,有仁愛之心”,做黨和人名滿意的好教師。這“四有”都是精神成長的事,說到了教師人格魅力的學識魅力的根本。我們的語文教育迫切需要一大批中青年教師成為精神成長極其優秀的排頭兵,在這個領域精心耕耘,改革創新,創造母語教育的輝煌,恩澤莘莘學子。

為師者的思想須有高度,脊梁骨須有硬度

人的成長史一輩子的事。教育從來不是一個結果,而是一個生命展開的過程,它永遠面向未來,不會結束。因此,教師要和學生一起,展開生命,不斷成長。然而,不是所有的教師都意識到了成長的重要性與必要性,有的更是聽憑妨礙精神成長的因素在自己身上滋長。妨礙的因素不少,有社會層面的,家庭層面的,學校層面的,等等。最可怕的是對待語文的不知不覺。語文是什么?我到底要做什么?我應該做什么?我現在在做什么?很少去想,甚至不想去想,更不用說想清楚。我怎么說我就怎么做,怎么考就怎么教,或者只是為了證明自己有一套“應試法寶”,一遍一遍盲目去干。究其原因,缺失的大概不是教學技能技巧,而是缺失思想、缺失精神、缺失學術修養,缺失了自我的主體。從所周知,講壇不必在乎高低,但為師者的思想須有高度,脊梁骨須有硬度,因為肩挑的是“立德樹人”的剛性責任,肩挑的是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文化的神圣職責。為師者須有精湛之思想,自主之精神,不能做思想的矮子。任憑教學參考資料、電腦下載教案、媒體炒作信息、教育時尚操作說短長,脊梁骨就挺不直。精神成長要從拒絕平庸,樹立自信開始:我思,我想,我要以勤奮與智慧創造學生心馳神往的語文學習新天地。

課堂教學是教師安身立命之本,它的質量高低是教師精神成長的直接體現。怎樣把課教得有吸引力、感染力,能叩擊學生心靈,觸發學生思維?怎樣不僅讓學生學有所得,學有所能,而且讓他們求知有欲罷不能之勢,對語文寶庫有探寶覓寶的熱情與積極性?怎樣營造語言文字散發能量的磁場,思維活躍,心靈碰撞,讓學生享受文化哺育的快樂?這些問題是追求卓越的優秀教師必須認真思考、深入思考的問題。不僅要思考,而且要在教學實踐中反復驗證,積累正反經驗,并及時加以改進,切實提高。這些問題的破解不是一時一事的短、平、快,而是要潛下心來持續不斷地刻骨鉆研,夙興夜寐,鍥而不舍。表面看起來是對怎樣上課的思考與實踐,內在支撐的卻是敬業精神與對學生的仁愛之心。

教課就是全身心投入,用生命在歌唱

我們往往花費相當精力上一節質量上乘的公開課或研究課,這當然值得贊揚。但它的可貴不在于獲得什么獎,而在與你的教學理念、教學行為符合學生學習語文的規律,在學生心中撒播博大精深的中華優秀文化和人類先進文化的種子,讓學生的心靈獲得美好的滋養,讓靜態的語文知識能夠活化為他們運用語言文字的能力。這種質量上乘的課的背后是你對祖國語言文字的教育對象的滿腔熱忱,對教學內容的反復推敲,對教學方法的精心選擇。這就是你的精神,你的成長中的精神;你對待語文,在主動地“知”,在積極地“覺”,在全身心地投入。然而,更為重要的是這種可貴應該努力常態化,從課的質量到人的精神,努力做到每節課都有亮點,都有耐人咀嚼、耐人尋味的東西,經得起聽,不同層面學生都能受益,都有滿足感和上進心;每節課都有你的信念、情操、學識在閃光。什么叫教課?教課就是全身心投入,用生命在歌唱。

這是一種境界。這是一種誨人不倦、樂育英才的境界。這種境界是不是高不可攀呢?并非如此,現實生活中有許多榜樣。如研究古詩詞的大家葉嘉瑩說她老師顧隨上課是:“先生之講課,真可說是飛揚變化,一片神行。”“飛揚變化,一片神行”,那真是左右逢源,出神入化,令人神往。顧隨自己曾把自己的講詩比作談禪,“禪機說到無言處,空里游絲百尺長”,繚繞不斷,啟人心扉,這是何等的美妙!又如北大袁行霈教授講白居易的《琵琶行》“座中涕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他說“哭幾回才能把青衫哭濕啊,不是衣袖濕,不是手絹濕,是青衫濕”,此時他眼中充滿了淚水,這就是老師,全身心投入,進入作品之中,與作者情感共鳴,捧出的是一片仁愛之心。再如,北大謝冕教授一上課就哆嗦,不是因為學生,因為課,而是因為詩。有段時間他似乎不生活在現實生活中,而是生活在詩的世界里。他說,一粒樹葉,掉到了南中國的海里,渾身哆嗦。學生一下子就知道葉子、南中國和詩的關系。確實如此。詩人傾聽生命呼喚,用詩歌唱,敞開一個世界,亮出整理的光輝,師者教詩怎不為之感動呢?杜甫在《客至》中說,“滄海自淺情自深”,情深到癡迷程度,課還會教不好嗎?

真正的教師他有真東西,而且能把真東西教給學生

顯然,感人的教學境界的出現時要教師傾心投入、努力攀登的。而這種攀登不只是技能技巧上著力,是人生態度的攀登,情感世界的攀登,是為師者一種風范的創立。而敬畏專業、以心相許的攀登更是基礎。真正的教師他有真東西,而且能把真東西教給學生。著名畫家韓美林的班主任是中央美院的周令釗(人民大會堂頂燈“滿天星”的設計者),韓美林先他磕三個響頭,因為老師教會了他本事。如韓美林制作了3000多件作品,兩個半小時就能設計出290把椅子。真功夫是學術功底的展現,不下苦攻讀書學習,不作精彩透辟的理性思考,教學上怎可能氣象萬千,入學生耳,入學生心?而今,我們不少語文課泡沫很多,缺少扎實的本體知識,缺少學術含量、文化含量。上了多少年的語文課,教學思想、教學構成、教學中得經驗教訓說不出個一二三四。原因何在?也許,在分數至上、急功近利者眼中,學術是沒有尊嚴的,文化是沒有價值的,專業長短也很難待價而沽。

我這樣說,并非指責誰,首先是自責。我深知教得好首先是學得好,但我身體力行遠遠不夠。非科班出身,底子原本就弱,讀書雖不是貧困戶,但未能下深功夫,因而思想、見識、視野、積累均受到很大限制,形成了教學生涯中得短板,教學中常有捉襟見肘之感,影響工作的質量。西漢目錄學家劉向說:“書猶藥也,善讀之可以醫愚。”既讀得不多,又不善讀,故而至今我未能脫愚。與我高中語文老師趙繼武相比,真是羞漸萬分。他是國學大師黃侃的弟子,滿腹經綸,教課嫻熟灑脫而不拘泥,許多文章背誦如流,問不倒他,連寫作文評語都有文化含量,妙筆輕點,就能使文章歸題。因此,讀書學習,文化底蘊是極其重要、了不起的。

人有了脊梁骨才能直立行走,人有了理想信念,就有了精神支柱,心靈就能輝煌起來

那么,讀書學習的意志、毅力從何而來?對教學業務刻苦鉆研的持久力從何而來?我認為關鍵在于內心的深度覺醒。教師從事的是塑造靈魂、塑造生命、塑造人的工作,一個肩膀挑著學生的現在,一個肩膀挑著國家的未來,千鈞重擔!

為此,一是要自覺確立人生的態度,賦自己的生命以意義。“理想信念”是生命的核心。在人生旅途上,能最終領略美妙風景的必然是那些強烈渴望登臨并為之不懈跋涉的追尋者。是心靈的渴望,開闊了求索的視野;是心靈的飛翔,鞭策了奮進的腳步;是心靈的富有,孕育了人生的奇跡。一個人要創造生命的意義,首先要讓心靈輝煌起來。人有了脊梁骨才能直立行走,人有了理想信念,就有了精神支柱,心靈就能輝煌起來,持久不斷努力就能成為堂堂正正的人。人如果太實際了,為物資生活所累,就沒有超越職業訓練的志向、旨趣和想象力,就很容易沉淪。人一輩子都活在價值取向的選擇之中,要學會自覺地選擇,明智地放棄,中國優秀、卓越的知識分子“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對社會、對國家的擔當意識是我們的榜樣。

二是要積極擔負起傳承中華文化之根的重任。漢語言文字是中華文化之根。語言是生命之聲,語言活動就是生命的活動,它是人類文化心理結構的外化,教學語言文字不僅有實用功能,還有發展功能、教育功能、審美功能,對學生精神領域所起的作用,無論是顯性的還是隱性的,都是潤物細無聲的,長期而深遠,影響人一輩子的素質。今日的教育質量就是明天的國民素質,容不得半點懈怠、應付和馬虎。人類大災星希特勒曾這樣說,“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她的文化;要瓦解她的文化,首先消滅承載她的語言;要消滅這種語言,首先從他們的學校下手”。這是從反面給我們敲響的警鐘,讓我們清醒地意識到肩上挑的是怎樣的重擔。

有人說,平庸的人有一條命:性命;優秀的人有兩條命:性命和生命;卓越的人有三條命:性命、生命和使命。羅曼·羅蘭曾說:“生命被賦予了一種責任,那就是精神的成長。”讓我們用精神的成長創造使命的精彩,鑄就生命的輝煌。要牢記:站在中國土地上,你就是語文,你的質量就是中國語文的質量,你優秀,你卓越,中學語文就是一片光明。努力,加油!

 


聯系我們 | 校園內部網 | 招生招聘 | 學校郵箱
冀ICP備14020026號-1 網站制作:石家莊二中實驗學校信息中心
今日訪問: 11143      訪問總數: 44613958
国产精品毛片在线视频_国产乱了真实在线观看_欧美 亚洲 中文字幕 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