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二中實驗學校官網

朝華文學社第二屆文學盲評會獲獎作品展(二)——《守護》
發布時間:2020-06-05 15:44:05 點擊次數:2610

春日遲遲,卉木萋萋。倉庚喈喈,采蘩祁祁。石家莊二中實驗學校朝華文學社第二屆“文學盲評會”獲獎作品終于撥開神秘的面紗,和讀者們見面啦。這里有文章作者的精彩自述,有往期獲獎選手的犀利點評,有語文老師的悉心指導,一定讓會讓熱愛文學、熱愛生活的你大呼過癮!

今天我們推出的是獲得第三名的作品——《守護》,作者2019級34班王心陽。

 

 微信圖片_20200604145137.jpg

 


活動簡介:

石家莊二中實驗學!拔膶W盲評會”是根據上海作家協會《萌芽》雜志社舉辦的“新概念作文”大賽,設立具體賽制的一項設定主題限時文學寫作活動。選手在不知道文章作者姓名的情況下,對作品進行評價賞析,層層篩選,決出最終的最佳作品。


 

第三名

A

主題:萬物生

守護

/1934 王心陽

 

初夏,院子里的植物恣意的生長,翠綠的藤蔓狂放的纏著磚紅的院墻。

老林在院子里精心修剪著不羈的枝葉,伴著清脆的鳥鳴,孫子在一旁歡快的跑來跑去,老林映著翠綠的眼瞳中卻流露出幾分黯淡。

門口傳來剎車的聲音。

老林向門口望了望,又扭過頭繼續修剪著墻上的藤蔓。

一男一女走進來。手上拿著五花八門的禮品,身上穿著和小院格格不入的筆挺的西裝,臉上掛著獻諂一樣的微笑。

老林沒看他們一眼,只是淡淡的說:

“你們還是走吧,我不同意”

“大爺,您看,我們來都來了,咱就好好談談唄!蹦腥苏f。

“沒什么可談的!崩狭诸D了頓,向門外的老槐樹望了一眼,“我不同意!

男人剛想張口,便被女人搶了先:“大爺,您可以不同意,但這些東西您可得收下,這都是我們的心意呀!

“收了你們的東西,不就相當于同意了么?”

“話怎么能這么說呢,您看……”

老林舉起手中的剪刀,向兩人怒斥道:“再不走,我就用剪子請你們走了!”說著,便向兩人沖過去,嚇得他們罵罵咧咧的跑了。

 

車上,女人問男人:“這一戶就那么重要嗎?不是只要有80%的村民簽字就能拆嗎?”

“這一戶是老黨員,他家又正好在規劃圖里的關鍵位置,”男人嘆了口氣,“他要是不同意,不好跟上頭交代!

“他家就他和孫子兩個人?沒別人了?”

“老伴幾年前就走了,兒子在城里打工,可不就沒別人了嗎?”

男人忽然一頓,又說:

“你倒是提醒我了,說不定從他兒子身上下手能容易些……”

 

老林坐在門口的槐樹旁,自顧自的難受。

其實他又何嘗不明白,拆遷是政府的規劃,不管他同不同意,早晚有一天,平房會變成高樓,地里的莊稼會變成月季花,迎春花。

這些他都不怕,房子拆就拆了,他怕的是這棵老槐樹。

從他記事起,老槐樹就在這了,而且已經很壯、很茂盛了。每年夏天,鳥兒在這里筑巢,老人在這里乘涼,孩子在這里玩耍。爺爺給他講人們在樹上打鬼子的故事,他也給孫子講大包干分田地的故事。他數不清老槐樹的身上承載了多少故事,多少回憶……

老林家就在老槐樹旁邊,從他爺爺開始,甚至更早,林家就成了老槐樹的守護神。大包干以后,家家都富裕了,村里重新規劃,想要移走老槐樹,老林和父親喊上周圍20幾個鄉親,在老槐樹周圍圍起了一個圈,才拼死守住了老槐樹。如今,父親走了,兒子去城里打工,守護老槐樹的只剩老林這一輩人了。

一個月前,村里有消息說要拆遷建小區,不少年輕人高興得不得了。但老林慌了神,他知道一旦拆遷,老槐樹的命運就難說了。

所以老林堅決不同意拆遷,萬一有一天,政府答應讓他提條件,就能保住老槐樹了呢?

 

一聲電話鈴響。

老林接起電話,是兒子。

沒當老林張口,兒子便急沖沖的說:“爸!你為什么不同意拆遷?不就是個房子嗎?”老林一聽是這事兒,也急了:“我告訴你,房子可以拆,但是房子要是拆了,老槐樹也保不!這老槐樹是咱家的命根子,也是全村的命根子,就是拼了命,我也得保住這棵老槐樹!”

“就因為那棵樹?”

兒子沉默了一分鐘,掛掉了電話。

 

院子里的藤蔓似乎比昨天更亂了。

老林無心去修剪,只是坐在屋門前,望著門口的老槐樹。

初夏時節,老槐樹也像其他植物一樣自在地生長,綠色的葉子隨風搖曳,顯示著它的智慧。

忽地,大門被推開,又是昨天那一男一女,但手里的東西只剩下了一張紙。

“你們怎么又來了?”老林憤怒的說。

“我們是找您來簽合同的呀,大爺!

老林冷笑:“怎么,軟的不行來硬的了?”

男人保持著微笑,對他說,“大爺,您不就是想保那棵槐樹嗎?要是您簽了字,我們答應您,只拆房子,不砍老槐樹!”最后一句話,男人把每個字都念的極長,像是在刻意強調給老林聽。

老林心頭一驚,問道:

“你們怎么知道?”

“您不用管我們怎么知道的,您就說一句痛快話,這回,成還是不成?”

老林接過合同,身子不住地顫抖,如同風中搖曳的槐樹葉。

 

半月之后,拆遷工程正式剪彩了。

那一天,男人和女人來給老林送了“賀禮”,兒子也回來看了他。趁著兒子和那兩人聊天,老林跑到老槐樹下,撫摸著老槐樹深邃的皺紋,流著眼淚說:

“老伙計,我要走了,你可要照顧好自己啊!

“我會;貋砜茨愕摹

 

鋼鐵的怪物碾過小村,無數的房屋頃刻間成為廢墟,只剩下不羈的藤蔓在瘋狂的蔓延。

這之后,老林就跟著兒子在城里住下了。

規劃、建地基、裝修……小區整整建了一年才竣工。在這一年里,老林無數次的來看老槐樹,可卻因為正在施工而無法入內。他想隔著圍墻再看一眼老槐樹,可工地里的各種機器卻像屏障一樣擋住了他的視線。

一年之后,小區落成了。落成儀式當天,老林四點鐘就早早起來趕到了現場。落成儀式八點才開始,他便一直站在門口等,直到可以入場,他便飛一樣沖進了小區,沖到了記憶中大槐樹的位置。

什么都沒有。

他慌了,他以為是自己因為小區的結構不同而走錯了路,于是他轉遍了小區,直到再次轉回一開始的位置。

廢墟上什么都長起來了:高樓、鮮花、草坪……一切都充滿了生機,正恣意地生長。

卻少了一棵老槐樹。

老林像瘋子一樣沖上了臺,一把抓住領導的領子,大叫道:“樹呢?樹呢?”

沒等領導張口,老林的兒子便沖上臺來,對老林說:“是我讓他們移走老槐樹的。爸,那不就是棵槐樹嗎?干嘛這么急?”

老林的眼里充斥著血絲,渾身顫抖,他真想用力扇兒子一巴掌,可沒等伸出手,老林便感覺心口一陣刺痛。

他就這樣倒了下去,倒在了這片曾經哺育了老槐樹的土地上。

 

人們把老林葬在了原來老槐樹的位置,還在他的墓上種了一顆新的槐樹。

新槐樹長得比其他植物都快,都好,小區里的人見了它,也會給孩子講槐樹和老林的故事。

老林用他的血守住了人們心中的老槐樹。

初夏時節,萬物恣意生長。

 


【作者有話說】

我寫這篇文章主要是取材于我爺爺奶奶家拆遷的事情的。在要拆遷的時候很多的年輕人都是持一種支持的態度,因為拆遷會有很大一筆拆遷款,但是很多的老人會反對拆遷,他們會覺得老房子會留下他們很多的回憶,有的房子甚至已經是住了幾代人了。拆遷其實就是一個毀滅舊事物創造新事物的過程,所以當我抽到了“萬物生長”這個主題的時候,我就想到了這個題材。文中的老槐樹是我在構思的時候虛構出來的,因為在民間有這樣一種信仰,認為槐樹有旺盛的生命力,是吉祥、祥瑞的象征,很多村子里都會有一棵古老的槐樹。我想以老槐樹這個典型來象征像老房子、老物件這些承載了記憶,沉淀了歲月的舊的事物。關于文章的結尾,在我最初的構思中,我想讓老林去尋找被移走的槐樹,最后找到它,但是在寫作的過程中我突然有了給人物一個悲劇的結尾這樣的想法,我希望不僅僅是老林繼續守護老槐樹,也能以這樣一種悲劇的結果讓更多的人記住老槐樹,在迅速發展的時代中也能關注一些舊的事物。我國現在也的確在面臨著這樣一種新舊交替的問題,我希望通過這篇文章能夠引起大家對這一社會現狀的思考吧。


【學生評委點評】

評委何沐陽(第一屆“文學盲評會”三等獎得主):

首先從本篇文章的整體構架來說,文章脈絡非常清晰,文字使用很老練;內容上,本文設置了許多矛盾,老林、老槐樹與兒子、施工者的矛盾,破壞與守護的矛盾,枯榮交替的矛盾,最后升華為經濟建設與歷史記憶的矛盾。并且本文的辯證思維十分到位:老林和老槐樹在城市生長時消失了,但是新的槐樹在老林的墳墓上和萬物一起生長。作者在結尾處的構思會給人一種回味感,萬物生長,萬物凋零,燒去紙灰埋煙柳,但誰說凋零又不是另外一種生長呢?木心曾說過:“萬頭攢動火樹銀花之處不必尋我,如欲相見,我在各種離合悲歡處,能做的只是長途跋涉后的歸真返璞!崩狭终沁@句話的真實寫照。他是文中的守護者,守護的不僅僅是一棵老槐樹,更是一份純粹的人情,一種家族的歷史記憶。


【教師點評】   

“胸中有溝壑,眼里存山河”,這就是我認識的王心陽小朋友!他絕對不是一個只有好成績的傳統型“學霸”,而是一個博學多才、謙和有禮的新型好少年。

這篇作品成文時間極短,而作品質量極佳。就大的方面來講,立意不附平庸、可圈可點,他關注當下,能將“拆遷”這個社會熱點話題融入作品,對于生活的觀察、思索非常細致;就小的方面來談,遣詞造句盡顯文學功底,除了老林心心念念的“老槐樹”,我們還看到了與老槐樹命運息息相關的“翠綠的”藤蔓、“似乎比昨天更亂”的藤蔓、“不羈”的藤蔓,我們也看到了孫子“歡快地跑來跑去”、兒子的“急沖沖”與老林“眼瞳中流露出幾分黯淡”的巧妙對比。

“學向勤中得,螢窗萬卷書”,王心陽小朋友再接再厲!

 



聯系我們 | 校園內部網 | 招生招聘 | 學校郵箱
冀ICP備14020026號-1 網站制作:石家莊二中實驗學校信息中心
今日訪問: 18513      訪問總數: 44381758
国产精品毛片在线视频_国产乱了真实在线观看_欧美 亚洲 中文字幕 高清